Archive for June, 2013

22 Jun 2013

銀の匙又叫白銀之匙是《 鋼之煉金術士》的作者–荒川弘的另一作品,內容是說一城市的學生去了農業高中的生活。因主角是以前在升學的學校讀書,也和同學分享學習心得。

通過做大量歷屆試題,從中牢記正確答案。

這也是我讀書時的學習模式,看來,不分地方,學習應試方法,也是同一模式!

 

Continue

帶學生參加了三次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三次學生也遇到很好的翻譯,在比賽日幫上很大的忙。因此,也下了決心報名當廣東話翻譯員幫助其他學生。大家可能會覺得香港學生都是用英語學習的,為什麼要翻譯員呢?那不是太小看學生的能力吧?香港學生一般都可流利用英語進行問辯,可是當評委用比較帶地區性的用字時,或一些評委的第一語言並非英語,那在溝通上便可能會出現一點障礙了。
可我當上翻譯員後,發現翻譯工作不多,因同學都能好好的表達,偶然才詢問一、兩個單字的意思。有評委甚至驚訝的說學生的英文比評委本身更好。可是到問辯中段時,提問越趨刁鑽,評委往往也要停下來,整理一下,才能提出問題,那些問題便是用廣東話來提問,也是要好好理解才能回答。在問辯日的20時段中,大約會有8至12位評委來問辯。同學基本上沒有什麼休息時間,評委都是排着隊的在等。上一位評委一離開,下一位評委便又來了,又要再開始把作品介紹一遍。
當了翻譯員後才理解為什麼比賽後同學老是說忘記了評委問了什麼問題,只能斷斷續續的覆述幾條提問並說其他的都忘記了。從前,我都以為這是同學不想老師知道問辯內容的藉口。但經歷了長達九小時的問辯,便是當翻譯員的自己也覺得頭昏腦脹,若要我覆述評委的提問,我也不能一一說出呢!所以,比賽後步出會場時,在場等候的老師、家長也會熱烈鼓掌,對學生完成了艱辛比賽以支持和鼓勵。

翻譯員嚴重不足

在問辯日,一時安排了很多評委接踵而至,一時又連續一小時也沒有評委。這時,翻譯員會和同學談天,以幫助同學輕鬆一點,又或提點同學在剛剛的對答中,有何改善之處。一般當翻譯的義工都是帶科學比賽的老師、家長或是從前曾參加比賽的學生。翻譯員鄧先生便是十年前代表中國參加比賽的學生,而現在剛巧在比賽城市附近工作。所以,特別跑來當翻譯,因很感謝當年曾幫助他的翻譯員。而另一翻譯員馬小姐小時候在香港讀書,今年她的一對子女已是第二次獲選參加比賽,便順道當廣東話翻譯。

可是在美國,廣東話及普通話翻譯員也嚴重不足,廣東話翻譯員全場只三人,而普通話翻譯員甚至要一人負責三組。下年的比賽在洛杉磯舉行,如你剛巧五月有空,又身在洛杉磯,歡迎你加入翻譯員的行列,中港澳台學生需要你的支持啊!

香港科學創意學會理事陶婉雯老師

Continue

參加了這比賽三次,

第一次 2009 做美荷樓:  Honorable Mention
第二次 2012 做特色四條街:  Silver Award
第三次 2013年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Platinum Award 並第一名!

真教人驚喜!

作品:  Let’s explore the amazing cottage industries

題材是由工業大樓活化為藝術中心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帶出香港早期工業、山寨一詞的意義變化!

同學為:

Mok Ka Ki (3A)
Yiu Ka Yu (4A)
Kam Tze Wai (4B)
Ng Pui Ying (4C)

Continue

離開鳳凰城,1.5小時便到洛杉磯,先住一天再轉機回香港。


在洛杉磯領回行理昤發現多了一張同色系的Levis貼紙?! 同色相吸?!

(more…)

Continue


比賽正日,正裝出場! 場上是全部參賽者的名字!


而我也當了一天志願者,成了全場僅有的3名的廣東話翻譯員之一。

從來比賽也是閉門問辯,而當翻譯員的我,便可在賽場內四處跑,看清楚比賽是怎樣進行的。


評審都忙著打分數,外國的垃圾答都很乾淨! 大家都拿它當桌子用! (more…)

Continue

2013年5月11日出發去美國鳳凰城參加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在此記下比賽花絮,更多資料可看學校網頁


在飛機上看多環山的地形,感到土壤並不肥沃及炎熱!


美國的麥當當和香港的一樣都是小小的! (more…)

Continue
  • RSS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