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ISEF在匹茲堡舉行(9/5 – 15/5),先15小時去紐約,再1小時15分去匹茲堡。 包括轉機時間,我們踏足匹茲堡時,剛剛是離開香港24小時之後!


紐約 <–>匹茲堡 的飛機….好小巧

到步的是晚上,PNC park 剛巧有球賽,好明亮。 便是在香港看慣夜境的我… … 也被吸引。


Omni 酒店好有歷史,有點像香港的半島。 (more…)

Continue

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的簡泳怡同學在今年的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中取得二等獎,並得到「星之女」殊榮。今年就讀中四的簡同學已是第二次代表香港參加Intel ISEF,從中一開始進行研究,年僅15歲已是兩屆全國科技創新大賽一等獎得主並五次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看似一帆風順,其實箇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簡同學中一開始進行研究,第一項作品是「生物聚合物之可塑性」。該作品在中一暑假時,第一次參加比賽,當時希望能躋身決賽,便心滿意足。可是,並不成功。但簡同學並沒有氣餒並覺得作品還有改進空間,找了更多資料,增強了創新點。終在中二時參加第14屆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並奪得「初中組化學及材料學一等獎」及「初中組最優秀項目大獎」,並在那年的第27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得一等獎。在中三時,憑着作品在兩個國際賽事中得獎,卻在重要的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中鎩羽而歸。

務實面對作品的缺點
一般同學在輸掉比賽後便沮喪地離開研究行列,可是簡同學並不受敗績影響,並繼續開發新的項目── 「天然敷貼」。但是簡同學帶着「天然敷貼」參加的第一個本地比賽,在向評委演示作品後,卻未能躋身決賽,再次不獲獎項。對曾在全國賽及國際賽取得獎項的簡同學來說,是一個完全意料之外的結果。一般同學可能會說是評委偏頗、不懂欣賞等抱怨。而簡同學的處理方法是回想會面時評委的反應,並指出在演示時,哪一點讓評委皺了一下眼眉、問辯時都追問了哪些問題。從而集中找出問題所在,並把作品加以改善。簡同學務實面對作品的缺點,把作品的水平提升了一個層次,並在
第15屆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奪得「初中組生物及健康學一等獎」及蟬聯「初中組最優秀項目大獎」,同時再次在第28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得一等獎,及後入選代表香港第二次參加Intel
ISEF。

第二次再代表香港,簡同學多花了心思去演繹作品,按香港賽區評委們及港隊領隊黃金耀博士的建議,修改作品內容、重新設計海報以吸引評委的注意。最後,不負眾望,成功為香港取下一顆小行
星的命名權
今年是我第四度帶領學生取得Intel ISEF決賽資格並培育出三名星之子、星之女。過去幾年有不少學生都嘗試問我可否指導他們參加科學比賽,但他們又想不出研究題材,最後因而放棄比賽。你有
沒有因一次實驗失敗便終止研究作品?要做出一成功作品必須有堅定的心志,努力嘗試,不要輕易受他人影響,不要輕易說放棄!

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老師  陶婉雯

Continue


Grand Award 頒獎禮

`
呵! 呵! 是二等獎… …
我看到Dr Wong 眼泛淚光… … (more…)

Continue


玩了一晚,第二日是公開展覽,所以穿上校服了! (more…)

Continue


比賽日


找自己的名字 (more…)

Continue

今年的比賽在洛杉磯舉行,5月9日出發,17日回香港。
今年有兩名校友特別在CA讀書,特別跑來當同學的翻譯。
其中一位是當年在亞特蘭大得二等獎的劉德誠
好開心校友熱心協助同學,感動!

今次也是住在2013年stay behind時住的那所好像太空船一樣的酒店


第一晚去了吃牛排… … 我媽媽煮的比較好吃呢! (more…)

Continue

帶學生參加了三次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三次學生也遇到很好的翻譯,在比賽日幫上很大的忙。因此,也下了決心報名當廣東話翻譯員幫助其他學生。大家可能會覺得香港學生都是用英語學習的,為什麼要翻譯員呢?那不是太小看學生的能力吧?香港學生一般都可流利用英語進行問辯,可是當評委用比較帶地區性的用字時,或一些評委的第一語言並非英語,那在溝通上便可能會出現一點障礙了。
可我當上翻譯員後,發現翻譯工作不多,因同學都能好好的表達,偶然才詢問一、兩個單字的意思。有評委甚至驚訝的說學生的英文比評委本身更好。可是到問辯中段時,提問越趨刁鑽,評委往往也要停下來,整理一下,才能提出問題,那些問題便是用廣東話來提問,也是要好好理解才能回答。在問辯日的20時段中,大約會有8至12位評委來問辯。同學基本上沒有什麼休息時間,評委都是排着隊的在等。上一位評委一離開,下一位評委便又來了,又要再開始把作品介紹一遍。
當了翻譯員後才理解為什麼比賽後同學老是說忘記了評委問了什麼問題,只能斷斷續續的覆述幾條提問並說其他的都忘記了。從前,我都以為這是同學不想老師知道問辯內容的藉口。但經歷了長達九小時的問辯,便是當翻譯員的自己也覺得頭昏腦脹,若要我覆述評委的提問,我也不能一一說出呢!所以,比賽後步出會場時,在場等候的老師、家長也會熱烈鼓掌,對學生完成了艱辛比賽以支持和鼓勵。

翻譯員嚴重不足

在問辯日,一時安排了很多評委接踵而至,一時又連續一小時也沒有評委。這時,翻譯員會和同學談天,以幫助同學輕鬆一點,又或提點同學在剛剛的對答中,有何改善之處。一般當翻譯的義工都是帶科學比賽的老師、家長或是從前曾參加比賽的學生。翻譯員鄧先生便是十年前代表中國參加比賽的學生,而現在剛巧在比賽城市附近工作。所以,特別跑來當翻譯,因很感謝當年曾幫助他的翻譯員。而另一翻譯員馬小姐小時候在香港讀書,今年她的一對子女已是第二次獲選參加比賽,便順道當廣東話翻譯。

可是在美國,廣東話及普通話翻譯員也嚴重不足,廣東話翻譯員全場只三人,而普通話翻譯員甚至要一人負責三組。下年的比賽在洛杉磯舉行,如你剛巧五月有空,又身在洛杉磯,歡迎你加入翻譯員的行列,中港澳台學生需要你的支持啊!

香港科學創意學會理事陶婉雯老師

Continue

離開鳳凰城,1.5小時便到洛杉磯,先住一天再轉機回香港。


在洛杉磯領回行理昤發現多了一張同色系的Levis貼紙?! 同色相吸?!

(more…)

Continue
  • RSS
  • Facebook